山东德尔智能数码股份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悬崖之上》里的“王子阳”确有其人遗憾也没能看到“天亮”那一

发布日期:2022-05-10 22:55   来源:未知   阅读:

  •   在热映电影《悬崖之上》片中,由张译、秦海璐等组成的地下工党小组“乌特拉”行动的核心目标,就是找到并护送从背荫河逃脱的王子阳,并护送其出境。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了解到,历史上确有这次越狱,王子阳也确是成功逃脱的同胞之一。王子阳确有其人,然而遗憾的是,他与片中张宪臣、楚良一样,没能看到“天亮”的那一刻。

      根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研究者搜集资料显示,《悬崖之上》片中,地下工党小组“乌特拉”行动的核心目标,就是找到并护送从背荫河逃脱的王子阳,并护送其出境。而历史上,确有这次越狱,王子阳也确是成功逃脱的同胞之一。

      王子阳,牺牲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3军第3师代师长。1934 年 9 月,七三一部队前身石井部队设立在五常背荫河的实验场,逃出去一些幸存者,王子阳是其中之一,后加入东北抗日联军和中国,并成长为东北抗联第三军第六师的代师长。1937 年 3 月在与日军的拐把桥战斗中光荣牺牲在木兰。

      王子阳是1933年在哈尔滨街上行走时被莫名抓去的,他们一批 40 多人被连夜送到五常的背荫河。在那里得知日本人利用中国人搞细菌试验后,他们决定不能等死。1933 年中秋节,在敌人送饭的时候,被押同胞进行了暴动。敌人发现后用机枪扫射,在逃跑中有 20多个难友被打死,不过有 30 多人成功越狱。其中王子阳等 12 人逃脱后投奔了东北抗日联军,背荫河的秘密被暴露出来。

      此后,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又多次对背荫河进行袭击,惊动关东军高层。 日军唯恐秘密进行细菌实验之事被世人所知,做出了放弃背荫河细菌实验场的决定。1934 年夏, 基地的武器弹药库突然爆炸,石井以“失火”为由秘密转移。石井四郎下令毁坏了大部分设施,同时也把剩下的俘虏全部杀死。

      而背荫河实验场利用人体对细菌武器进行的实验,为后来的 731 部队在哈尔滨平房进行细菌研究打下了基础。

      根据《日本侵华史研究》中高晓燕《侵华日军731部队的雏形——背荫河细菌实验场》一文所说,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石井四郎极力主张把日军在日本的细菌研究实验中心转移到中国东北。1933 年,日本政府批准了石井四郎在我国东北地区建立细菌研究基地的报告。同年 8 月,在哈尔滨市南岗区设立了石井部队,其附属细菌实验场就设在 70 公里以外的黑龙江省五常县的背荫河,由石井四郎任部队长。

      背荫河原是一个小村庄,日军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将这里修建成一个秘密的军事城堡。有三米多高的围墙,上面架设了高压电网和两道铁丝网,围墙四角各修筑一座坚固的炮楼,墙外有两米半宽的护城壕。中国人一律不许靠近。火车经过背荫河站,也要将车窗帘布放下,严禁旅客向车外张望。

      东北抗日联军一直密切关注这里,曾对这个细菌实验场进行侦察,在报告中描述了这里的情形:

      “日本帝国主义专门设立一个杀人屠场……修了 数百间房子,窗户是铁的,犯人在内里向外看不出去,在房子里使铁条修了无数的铁笼子,将犯人装在 铁笼以内…… 在去年将珠河游击区群众使大车载去三百多,不知去向,在这个杀人场杀多少人,是谁也不知道……”

      石井部队一直在这里利用被送来的“犯人”进行着秘密的细菌活体实验。最初的重点在炭疽、鼻疽和鼠疫三种主要的传染病上。在活人身上注射各种培养出来的细菌,使之染病,再对其进行各种形式的“治疗”,以得出难以获得的病理数据,直到把被试验者折磨死,然后送到焚尸炉中烧毁。因此被送进这个“杀人场”的人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

      从 1932年下半年开始启动一直到 1933 年秋天,石井在这里对许多种病菌进行了研究,但因背荫河时期的记录大多被销毁,无法得知在背荫河有多少人被杀害。

      2017年9月2日,抗联战士王子阳墓认证祭奠活动在密营遗址举行。王舒 摄

      与电影不同的是,王子阳逃出魔窟后,并未去苏联,而是就地加入了抗联。根据李云桥《赵一曼传》的记载:王子阳等人从背荫河逃出来后,正好遇到了正在背荫河一带活动的赵一曼率领的自卫队,随即被解救,而他们被解救后也立刻志愿参加了抗联,反抗日寇。

      在之后的斗争中,王子阳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并一步步成长为一名抗联指挥员,担任东北抗联第三军的一名代师长。然而,他却最终没能看到“天亮”那一刻。

      1937年3月,在黑龙江省木兰县的拐把桥爆发了一场战斗。据《木兰县革命斗争史》的《拐把桥战斗》中记载:“这次战斗持续快两个小时,大东来伤一人,王子阳负重伤。下午约两点左右,我们把王子阳抬到郭家粉坊,王子阳因为肚子受伤较重,活了大半天就牺牲了,大家开了追悼会,把他抬到六师密营东、滥柴顶子西坡脚下二道林子山岗上安葬。”

      整整80年后,2017年4月,王子阳烈士之墓才在黑龙江省鸡冠山内被找到。据国家文物局消息:2017年4月20日,黑龙江省兴隆林业局东北抗联搜寻小分队深入元宝山林场进行调查辨认,在元宝山林场滥柴顶子西坡、六师密营东二道林子的一个山岗上发现王子阳墓地。滥柴顶子密营曾是东北抗联第三军六师的所在地,1936年王子阳任该师代师长。至此,王子阳墓地经历了漫长的寻找和认证后被确认。

      2017年9月2日,抗联战士王子阳墓认证祭奠活动在密营遗址举行。2020年9月2日,在退役军人事务部公布的第三批著名抗日英烈、英雄群体名录中,王子阳烈士名列其中。致敬每一位曾在“悬崖之上”与侵略者殊死搏斗的革命战士!